• <noscript id="qrjuu"><blockquote id="qrjuu"></blockquote></noscript><strong id="qrjuu"></strong>

      1. 书评

        当前位置: 首页 > 先锋评论 > 书评 > 新闻详情
        时代的阴影笼罩人性 ——《白鹿原》评析
        来源单位:全媒体实验创新中心(研创中心)       发布时间:2020-04-16      

        “扭曲的时代让一切美好都败给了人性之恶。”这是对陈忠实的《白鹿原》的生动写照,这部曾被称作中国版《百年孤独》的作品,用其独特的笔触将读者一步步卷进这个特殊时代的盛大的漩涡,讲述着发生在渭河平原五十年沧桑变化的故事,随着书中人物由爱生恨,由白到黑,感受着古老的大地如何在新生的阵痛中颤栗,让历史的遗恨刺痛着读者的神经。

        一、“人性”决定了人一生的轨迹

        在白鹿原这片土地上充满着传奇色彩,上演了一幕幕极具话剧色彩的情节,每个人的道路,每个人的悲欢,每个人的爱恨情仇,每个人的命运,都交织成了一张网笼罩在了白鹿原的上方,故事在白嘉轩六娶六丧的序曲中拉开,开篇便赋予了一种神秘色彩。书中人物颇多,但主人公无疑是白嘉轩,这位德高望重的族长,他代表着一种处事态度“不守规矩,不成方圆。”他用自己的一生践行了这一准则,也因此他获得了极高的声望和地位,但尽管他如此看重规矩和尊严,他还是为了争夺风水地而耍了一些手段,这似乎成为他一生唯一一件错事,这样塑造的人物可能才更贴近于现实,而与白嘉轩精神境界相似的便是书中一位被视为”圣人”的人物——朱先生,哪怕是在耄耋之年依然愤然走上救国救民的道路,对于朱先生最深入人心的便是他“最好的弟子”黑娃题的一幅挽联“自信平生无愧事,死后方敢对青天。”这是在时代的扭曲下,人性之善还没改变的两人。而与之对立的就是鹿子霖和白孝文,前者是白鹿村另一个姓氏的领袖,他所代表的处事态度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正是这种态度令他一生起起落落,命运曲折,利用田小娥害的白孝文名誉扫地,儿子受到追捕,他的第一反应竟是要与儿子撇清干系以求保全自己的权势来借此继续作威作福,与其说是他自身诞生的这种性格,不如说是传承和时代共同作用下的产物,勺勺客的遗言是“鹿家子孙若能考上举人便在他的坟前放鞭炮。”虚荣一步步吞噬了他人性中的善,蚕食殆尽后仅剩下了人性之恶。后者白孝文,起初被白嘉轩认作族长继承人,悉心培养,教导他“以德报怨”,但逃不过算计,颜面尽失后,沦落为乞丐,但在官途顺利后,初心是荣归故里的他产生了另外一面,时代让他变得阴险狠毒,不但窃取黑娃的成果还诬陷处死了黑娃,这是全书中极为令人扼腕的人物。

        二、“命运”象征了现实的意义

        书中几大代表性的人物田小娥,白灵,白孝文以及黑娃。他们的命运都有着颇多的起伏,也象征着许多现实的意义。白灵象征着内乱,她是新女性的典型形象,尽管被父亲白嘉轩阻拦但还是毅然决然挣脱家庭的束缚,只身求学,投入革命的红色浪潮中,她像是一团火,努力燃烧,贡献光和热,但最后却是因为绞杀内奸的活动而被迫熄灭,同样的和她有同样现实意义的还有朱先生的“死”,在朱先生的坟墓里放了一块砖头,当红卫兵打这块砖的注意时,打开一看上面有两句话:天作孽犹可违 人作孽不可活。摔成两半时,其中还有一句:折腾到什么时候算完啊。“这更是对现实的一种讽刺。书中另一代表性女性人物就是田小娥,在许多人眼中她为白鹿原带来了太多的灾祸,让黑娃沦落山贼,让白孝文沦落为乞丐,她的悲惨命运似乎代表着当时传统的女性,那个女人是男人附属品的时代,她是时代的牺牲品,她所渴望的仅仅是一个家,但破旧的观念将她钉在了耻辱碑上,在她被公公鹿三杀死后,变成了厉鬼,在她尸首被烧后,又变成了一些白蛾,这也是书中魔幻现实主义体现的地方,她的命运与鹿兆鹏的妻子的命运,其实结果几近相同,后者得不到丈夫的爱,最终疯掉了,这就是封建给女人带来的悲剧。对于黑娃来说,黑娃被招安到了保安团,又拜朱先生为师变成了好人,更是成为了朱先生的得意门生,因为对于多数人来说都是先窥见真理文化而后去经历世事,而黑娃是饱经沧桑后重回,阅历不同,自然感受不同,但当黑娃回白鹿村祭祖之后,运气反而更差,最后被白孝文反咬一口,成为了革命的罪人遭受了审判。他的命运似乎也是一出悲剧,最终都折于血淋淋的现实下,而白孝文尽管是踩着自己兄弟的尸骨往上走的,但曲意逢迎的他却平步青云当上了县长,这两者命运都起起落落但看尽世间后还是会回想白嘉轩的理论:任他世道如何变化,我还是挺直了腰做人。

        三、“革命”证实了理想的存在

        白灵、鹿兆鹏、鹿兆海、黑娃、朱先生是书中代表性的革命人物,书中的革命和朱先生在砖头中所藏的哑谜一样,我们唯有站在历史的高点才能窥透这一切。黑娃的革命是为了平等,尽管他没有任何理由厌恶白家,但他就是从心底厌恶白家,他厌恶白嘉轩挺直的腰杆,后来当了山匪之后打折了白嘉轩的腰;他厌恶从小的白家玩伴,最后被白孝文诬陷处死;他厌恶白家对长工的仁义,他独自偷偷离开白家。他的厌恶是地位低者对高者的敬畏与恐惧,他参与革命是为了内心对独立、平等的渴望。鹿兆鹏与白灵的革命是为了自由,从前只有人说“家是避风港”但没人说“家是囚笼”因为家庭的原因,鹿兆鹏娶了自己并不喜欢的女人,间接把这个女人逼疯了,白灵被拒绝了继续求学的请求,而不得不自己一个人踏上征途,他们两个都向往着自由,自由的恋爱,自由的选择,想要得到完整的人权,鹿兆海的革命才是真真正正为了原则,他没有因为个人的前途和私利去出卖共产党兄弟,他不赞成农协,却不因此而加害于农协,他们闹革命是想要改变这个社会。朱先生在我看来更像是代表着民族,站在下个时代的边缘回望上个时代的人的心思,揶揄着社会的不公,讽刺分裂,他的精神象征着悠悠的圣贤之道,象征着中华文明永不被苦难弯折的脊梁。革命最终的目标都是打破这时代的束缚,让人性善的光芒照亮时代的阴影。

        白鹿原可以是一部悲剧,田小娥是旧女性的悲剧,黑娃是底层人民的悲剧,白灵是受内乱迫害的人的悲剧,白鹿原还可以是一部展现人性的作品,白孝文的改变,白嘉轩朱先生和鹿子霖的对比,都让读者得以窥见人性的善恶美丑,就像有人看见的白鹿原是白嘉轩的一滴泪,这滴泪中放弃坚强,又忘不了坚强,充满绝望,又不失希望,包含了苦楚,却义无反顾地滴入大地,继续孕育着新的生命,而我看见的白鹿原是每一个人的脊梁,正直的人永远挺直着它,骨子里流淌着的是热血,脚踏大地时便不怕苦难,一如新生般沸腾,命运刻在脊骨上,随它摆布的人便要一直承受着它的不断增长的重压,一而再再而三第弯下自己的脊梁,直到被命运压垮,奋勇反抗的人始终想要挺直自己的脊梁,脚踏大地,拼命向上,可能会涅槃,也可能会不堪重负而陨落,但总有为了现实,为了新生一搏的勇气,白鹿原就是这样一部像是咏叹调的书,一如黑夜中的咏叹,低沉平缓,但掩盖不住内心的震颤和呐喊。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浙传新浪微博
        高级黄大片试看45分钟,亚洲男同gay,video日本老熟妇,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青青 网站地图